全球疫情對鋼鐵行業的影響有多大?深度分析來了
  來源:中國冶金報 發布時間:2020年03月23日 點擊數:

  世衛組織將新冠肺炎定為“全球大流行病”,這是自2009年H1N1流感以來確定的第二起“全球大流行病”。國家治理和區域的復雜性、多樣性,給疫情防控帶來諸多不確定性,全球鋼鐵行業正面臨更加復雜的局面。

  “重災區”中的鋼鐵業

  3月14日,全球新冠確診人數超過2000例已有8個國家(見表1),確診總數占全球比例91%,成為此次疫情的“重災區”,特別是歐洲已為“大流行”的“震中”。這8個重災區,2019年GDP總量47.8萬億美元,占全球比例55%;粗鋼產量18.08億噸(據《世界鋼鐵統計數據》,最新為2018年數據),占全球比例高達67%,中國、美國、韓國、德國、意大利粗鋼產量分別位居全球第1、4、5、7、10位,占據前10位中的5席,在全球鋼鐵供給體系中占據重要位置。

  8國經濟規模、鋼鐵產量占全球均超一半,疫情勢必對全球經濟、鋼鐵行業帶來重大影響。鋼鐵行業與經濟的聯動性可以從三個方面來考量。

  一是與本土經濟的關聯性,這可以用鋼材表觀消費量與GDP的比率(噸/萬美元)來簡單觀察,比率數值越大,經濟活動中工業占比越大,經濟增減對鋼鐵的影響越大。2019年,該比率全球數值為0.2(注:鋼鐵采用的是2018年數據)。這8個國家,中國、伊朗、韓國顯著高于全球水平,分別是0.58、0.44、0.33,本土經濟與鋼鐵相關性較強;其他5個國家數值較低,美國、法國數值僅為0.05,這與歐美國家進入后工業化時期、產業以服務業為主有關,經濟波動對鋼鐵業影響較小,也可以認為是鋼鐵業波動對經濟整體影響較小。

  二是與全球貿易的關聯性,這可以用進出口規模來觀察。2018年,8國對全球鋼鐵貿易貢獻度為70%,其中:出口貢獻度40%,進口貢獻度30%。中國鋼材出口6860萬噸,比例高達15%,區域以東南亞、韓國為主;韓國出口量也較大,3010萬噸占比近7%,且中日韓三國鋼材進出口相互交織。美國年進口量3170萬噸,對海外依賴度很高。8個國家鋼材全球貿易相互交織纏繞,疫情失控極可能會對全球鋼鐵貿易產生不利影響,重災區貿易國均難以獨善其身。

  三是與間接進出口產品的關聯性。鋼材一部分是直接出口,還有一部分通過產成品進出口,如機電、汽車、家電等用鋼產品,這是鋼鐵行業重要的外需來源。根據世界鋼協2017年數據,8個國家鋼材間接進出口規模達到2.7億噸,其中:間接出口規模1.69億噸,間接進口規模1億噸。中國、德國、韓國汽車、機電設備等制造業發達,間接出口量達1.36億噸;美國、德國是間接進口大戶,用鋼量近7000萬噸。8個國家鋼鐵行業受疫情影響將對全球汽車、機械等諸多產業供應鏈產生重大影響。

  總體看,占新冠疫情確診病例九成以上的“重災區”,鋼鐵行業在全球經濟與供應鏈體系中舉足輕重,受疫情影響會“牽一發而動全身”!

  疫情影響鋼鐵業的關鍵點

  鋼鐵行業是基礎性產業,經濟規模大,產業鏈長,關聯產業多,即使沒有此次疫情,運行也會受宏觀經濟、金融市場、原材料、終端需求等多因素影響,疫情更是增加了行業運行的復雜度。結合前一階段國內鋼鐵行業運行情況,疫情對全球鋼鐵行業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信心”。之所以將“信心”放在首位,這是由鋼鐵行業已深度金融化的特點所決定的。近年來,鋼鐵行業與金融市場關聯愈加緊密,價格受期貨影響愈加明顯。2019年,國內鐵礦石期貨成交額19.87萬億元,規模在國內期貨商品中排名第一,同比增長72.39%,是國內成交額最大的商品期貨品種。鋼鐵行業的運行需要穩定的市場預期,而疫情對全球金融市場的擾動頻頻,恐慌指數VIX創新高,致全球股市及大宗商品劇烈波動。后續走向仍有較大的不確定性,特別是歐美股市與國內股市聯動性強,而8個國家中歐美又占有較大比例,全球金融市場波動會影響到大宗商品,進而影響鋼鐵企業所需的原材料及成品價格定價,這給鋼鐵行業穩定運行帶來了突出困難。

  二是“需求”。當前全球均在不同程度學習推行中國的防疫措施,核心是按下人流和物流的“暫停鍵”,全球鋼鐵行業需求短期下降不可避免。鋼鐵行業需求的影響一方面來自訂單的萎縮,另一方面來自相關供應鏈的“梗阻”。從國內前2個月用鋼行業終端需求變動情況看,影響幅度較大,不少是兩位數的下降幅度。據行業協會和海關數據,1-2月,國內汽車產銷分別完成205萬輛和224萬輛,產銷量同比分別下降46%和42%,新能源汽車產銷量下降幅度更大;國內挖掘機累計銷量1.92萬臺,同比下降37%,其中:國內1.47萬臺,同比下降46.5%,出口4555臺,同比增長48%(這說明前2個月外需或在手訂單比較多);外貿進出口總額4.12萬億人民幣,下降9.6%,2月份出口呈現兩位數降幅。在供應鏈方面,疫情在全球蔓延對全球涉鋼行業供應鏈也會產生廣泛影響。以汽車供應鏈為例,供應鏈全球化特征明顯,且重點分布在這8個重災區國家。據恒大研究院報告,中、韓、意、日、法、德、美是汽車零部件的重要生產國,受疫情影響,七國乘用車、汽車零部件合計出口額可能將分別減少328、195億美元。當前,疫情對鋼鐵行業短期影響逐步顯現,關鍵是看疫情延續的時間,如果訂單短缺和供應鏈“梗阻”持續至半年以上,鋼鐵行業將面臨高昂的產能關停成本和現金壓力。

  三是“原料”。鐵礦石主產區當前不是災情“重災區”,因此全球大宗商品物流、特別是海遠對鋼鐵行業原料供應的穩定至關重要。麥肯錫2月一份報告預測疫情對全球物流的影響可能會持續到今年年底。疫情之下,物流或會受到一些國家的臨時管制政策限制,鋼鐵生產企業需要考慮相關影響。受疫情影響,全球鋼鐵產量將會下降,如果按照生鐵產量3%的下幅度計算,全球鐵礦消費將減少5000萬噸左右。

  四是“庫存”。在短期需求不暢的情況下,庫存對行業的影響較大,容易給鋼鐵企業經營帶來“流血式”損傷,根據市場需求及時調整產量是應對之策。當前,國內的社會庫存和鋼廠庫存已經創出歷史高位,電爐煉鋼產能利用率保持在低位。從8個國家的轉爐與電爐配置比例看,意大利、伊朗、西班牙、美國等四國電爐煉鋼比例超過50%,產能利用率彈性空間較大;而中國、韓國、法國彈性空間較小。后續,隨著國內經濟活動的恢復將加快庫存消化,但其他國家的鋼鐵行業或將面臨同樣的庫存問題。

  3月9日,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稱新冠疫情將使全球GDP減少2萬億美元。按照全球鋼材表觀消費量與GDP比率0.20推算,2萬億美元對應鋼材消費減量4000萬噸,鑒于疫情主要影響區域該系數超過全球平均值,鋼材消費減量將大于4000萬噸。

  信心將主要來自中國!

  當下,疫情結束的時間仍不確定。3月13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曾光表示:“全球疫情結束時間應該會比6月更長,何時結束取決于各國防控情況。尚無法判斷國內疫情結束時間,沒有國家能脫離世界率先結束疫情。”在此之下,疫情仍在增加對全球經濟增長預期的擔憂,部分機構預計經濟增長可能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

  對全球鋼鐵行業來說,這都增加了企業應對疫情影響的難度,但一個好消息是中國的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中國擁有全球最具規模的制造業,全球最多、最長、最全的產業鏈,隨著國內復工復產、經濟重回常態,加上更加寬松的財政政策與更加靈活的貨幣政策,以及傳統基建與新基建需求疊加提振,擁有全球粗鋼產量超過一半以上的中國鋼鐵行業將會發揮出重要作用,全球鋼鐵行業需求壓力以及供應鏈挑戰將逐步得到緩解,并將探索出應對疫情挑戰的相應對策,增強全球鋼鐵行業的信心,助力全球鋼鐵行業走出疫情影響,重新回到正常運行的軌道上來。

  意大利兩家鋼企停產

  AlfaAcciai在布雷西亞的100萬噸長材資產的生產活動從3月10日晚上10點開始停止。據了解,該集團的另一項資產AcciaieriediSicilia(50萬噸長材)迄今未受影響。

  另一家長材生產企業FerrieraValsabbia發布正式通知,稱“冠狀病毒的傳播以及主管當局在這方面的決定已經影響了維持正常生產和商業程序的幾天。”從聲明中獲悉,該工廠于3月11日晚上10點停工。該公司能夠生產90萬噸的長材。

  塔塔鋼鐵歐洲公司將裁員1250人以扭轉頹勢

  塔塔鋼鐵歐洲公司(TataSteelEurope)首席執行官HenrikAdam在一份內部備忘錄中表示,由于面臨“挑戰性環境”和“急需提高盈利能力”,該公司計劃裁員1250人。Adam在備忘錄中說:“我們的財務壓力很大,當務之急是改善業績和現金流狀況。”

  塔塔鋼鐵表示,除了裁員(本次裁員幅度將不到去年宣布的裁員計劃的一半)之外,公司不會更換已經退休或離職的員工。

  疫情影響下的東京制鐵將降價6%~11%

  日本電弧爐鋼鐵生產商東京制鐵株式會社(TokyoSteelManufacturingCoLtd)于3月16日表示,受新型冠狀病毒影響,鋼鐵市場需求疲軟,公司將在4月份對所有鋼材價格下調約6%~11%。本次降價是該公司6個月以來的首度降價。

  包括螺紋鋼在內的棒材價格將下調11.3%,H型鋼材下調8.4%,熱鍍鋅卷下調5.5%,以及槽鋼下調11.1%。

  日鐵不銹暫緩3月份不銹鋼合同價格的調整并減少接單

  日鐵不銹鋼株式會社表示,因很難看清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擴大對市場的影響,決定推遲對鎳系不銹鋼冷軋薄板、中厚板和鉻系不銹鋼冷軋薄板3月份國內合同價格的調整。同時,為了維持市場環境和優化庫存水平,決定將鎳系不銹鋼冷軋薄板的接單削減30%以上,甚至有可能根據情況削減50%左右;如有必要,鉻系不銹鋼冷軋薄板的接單也會進行調整。

大连穷胡麻将手机下